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玩弄母子
玩弄母子

玩弄母子

s市,一个郊外的废弃工厂内:「叫老大!」「听见没?叫你叫老大!」跪在欧阳风面前的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少 年,他跪在那里身体不停地抖着。欧阳风的两个弟兄,哦,也就是大b和歪屌,此时正凶巴巴地教训着这个小子。他一直不停地哆嗦,大b又在他脑袋上来了几下之后,他终于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害怕地望着欧阳风很小声地对他说道:「老……老大……」「操,你他妈的是个蚊子啊!叫响点!操你妈的!」「啪」地一声,大b又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歪屌也顺势踹了他一脚。

  「行了。」欧阳风向大b和歪屌挥了挥手,微笑着朝仍然在不停哆嗦的少 年走去:「别吓着人家孩子。」欧阳风伸出手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把他扶了起来。「叫什么?多大了?」欧阳风问道。「我叫……」「啪!」话还没说完,又一个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次是歪屌出的手,「说话之前带上老大两个字不会呀!操你妈的!」他惊恐地捂着被打的脸颊,道「是,是,老,老大,我,我,我叫高明!高大的高!聪明的明!」「操你妈的!在我们老大面前说什么高大!聪明!难道你比老大还高大!?还聪明!?啊!?重说!!」大b和歪屌又给了他一顿狠揍。「是,是,是我不对,是我不对,高是……高低的高,明是……明是……明天的明……十……十九 岁……」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欧阳风,又看了看大b和歪屌,深怕又得罪了他们。「算你小子识相!妈的,小逼崽子说话注意点!操你奶奶的!」大b和歪屌是一会操他妈妈,一会又操他奶奶的骂着。

  高明的脸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也肿了起来,嘴角挂着些血迹,貌似眼角还有点泪痕。欧阳风看着他,然后从衣兜里拿出一台手机,递给了他。「给你妈打个电话,叫你妈过来接你。带上钱。500万,要现金。」高明想也没想就拨起了电话,他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一切。说道这一切,可都怪他的妈妈,天启建筑的董事长――萧美丽。说起萧美丽,在s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虽说天启建筑才短短5年,可是却把s市将近百分之六十的土地打上了天启的名字。当然,这也和她的父亲,全国人大代表兼s市土地局局长――萧光耀脱不了干系。可他高明被人绑架却又为什么怪他的妈妈萧美丽呢?这还要从1天前的那个晚上说起……还有10分钟就要20点了,也就是下班的时间。欧阳风,像往常一样和大b,歪屌一起到员工休息室倒了杯咖啡,然后准备继续回门岗等待那下班前的最后一个小时。他们弟兄仨人打从监狱出来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想想在墙里面呆着的那十几年,真是他妈的憋屈。可没想到,出来是出来了,可是监狱介绍的停车场门卫工作,仍然让他们像是在坐大牢一样,只是时间从每天的24小时变成了每天的早上8点到晚上20点。「风老大,明天是周末,咱要不要去华庭街那爽一爽去?」大b摸了摸自己的鸡巴,道「前两天刚发的工资,咱应该犒劳犒劳自个不是?」大b原名叫周大毕,他们一开始是叫大毕,后来叫着叫着就叫成大b了。而坐在一旁的歪屌也应着大b说道:「是啊老大,监狱出来都一个月了,咱这几根鸡巴可还没开过荤儿呢!再不开荤儿我这歪鸡巴他妈的都要爆炸了!」正因为刘大柱生了根歪鸡巴,所以欧阳风和大b都叫他歪屌,而不叫他本名,其实也他妈的怪他本名太鸡巴土,要不欧阳风又怎么会不好意思说出口呢。「去个鸡巴蛋啊去,就他妈的600块工钱,买个二手手机好几百,还有房租,还有你们的烟钱酒钱呢!?」欧阳风骂道。「是啊,歪屌,你他妈的少喝点不行?一天他妈的喝2瓶白酒,你不知道这年头酒比金子贵啊!」大b对着歪屌嚷嚷了起来。

  「怎么!?你不喝是吧!?你以后别找我要酒喝,妈的,你每天3包烟,那抽的是草纸是吧!还说老子!」歪屌也不干示弱地嚷道。「好了好了,都他妈的没出息!」见他们俩还有继续对骂下去的势头,作为老大的欧阳风赶紧喝止住了他们。想当年在墙里头把他俩揍得跟猪头似的以后,他俩就对欧阳风这个老大的话再也没有任何歧义,说东绝不敢往西,说西绝不敢往东。欧阳风拿出一张报纸,开始消磨起时间。「喝,你们看看人家。」他指着报纸上的头条,「啊,看看人家!史上最年轻!天启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女老板,人称美丽姐的单身美女萧美丽,35岁生日当天以3500万买下大太阳夜总会,天启建筑正式涉及娱乐行业。人大代表兼土地局局长的父亲亲临现场为女儿祝贺!」「哇塞,又是什么建筑女老板,又买什么夜总会,她老爸还是人大代表,还是土地局局长!这女的太牛b了吧!」大b和歪屌一下子凑了过来。大b对着印在旁边的照片说道:「这女的可真年轻,35岁看上去跟25岁似的,还那么有钱,真他妈的想操了她,诶?歪屌!你说操这种有钱人,得是他妈的啥滋味儿!?」歪屌想了想,擦了擦嘴儿道「爽呗!哈拉子流满地的爽呗!!啊!哈哈哈哈哈哈!!」听歪屌这么一说,欧阳风和大b也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

  「不仅要操她人,还要要她钱!」大b边笑边继续说道,「就得又操她又拿钱,这才过瘾!」欧阳风干笑了两声,「哼哼,做白日……」正当那「梦」字还没说出口,停车场门口开进来了一辆奔驰小轿车,停在了门岗边,车窗自动降了下来,一个年轻女子朝着他们,手一伸,一张100块大钞,然后开口说道:「把闸打开。」这个年轻女子不正是报纸上说的萧美丽吗!!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少 年,约莫13,4岁模样。莫非是她弟弟?还是儿子?报纸上不是说她单身吗?「咳咳,小姐,我们马上就下班了,停车场也要关门了。你另找别处吧。」欧阳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儿子要上厕所,你们这停车场二楼不是有厕所吗?让我们进去,我给你这100块钱。」萧美丽好像很急,她甩了甩手中的100块钱。原来是单身母亲,欧阳风明白了过来。「老大,」大b走到欧阳风旁边,小声说道:「肥羊送上门!多敲点票子。」欧阳风会意地点了点头,朝萧美丽看去,道「小姐,你看我们这真的是要关门了,要是我放你进去,被我们主管知道,那可是要丢掉饭碗的。你看你头上的摄像头。」其实欧阳风已经将摄像头暂时关掉了。「再说,我们有3个人……」欧阳风眼睛朝大b和歪屌瞄了瞄,又看了看箫美丽手上的100块钱。「你们……」箫美丽厌恶地看了欧阳风一眼,似乎犹豫了那么一下。「妈妈,小便憋不住了……」他儿子拽了拽她妈妈的衣角。箫美丽见儿子憋不住了,立马打开钱包,又取了2张100块钱。欧阳风奸笑了一声,打开了闸门,「给你们5分钟时间。」她把钱递给欧阳风,便立即开了进去。「喝,这外快还真是好赚!」大b从欧阳风手上拿走100,开心地说道。歪屌也拿了100美滋滋地笑着。「没出息!看我一会再敲她一笔!」欧阳风对着大b和歪屌不屑地说道。他俩一听,各自惊讶了一下,随即一边笑一边说道:「老大就是老大!还能敲,哈哈!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哈哈」。

  差不多10分钟左右,奔驰车终于开了出来,箫美丽按了下喇叭,意思是让他们把闸门打开。欧阳风当做没听见似的不予理睬。车窗又降了下来,箫美丽不解地看着欧阳风道:「怎么不开?快点打开!」欧阳风看着她,不慌不忙地说道:「你超时了,5分钟,1分钟100,再给500块就放你们走。」箫美丽眉头一皱,「你们怎么这样?!」「我们怎么样了?说了给你5分钟,你超了时,少他妈废话,给钱!」歪屌在欧阳风旁边恶狠狠地说道。「妈妈,你要不是也去上了厕所……就好了……」箫美丽的儿子轻轻地念叨了一句。原来这女老板也去上了个厕所,要不说怎么一个小孩子上个厕所也要10来分钟。箫美丽掏出钱包,抽出5张100,「放我们出去我就给你!」看着这么容易就又能多500块钱,欧阳风不由奸笑了几声,带着调戏地口吻说道:「好吧,看在钱的份上,就让你们过吧,哦,对了,小姐,记得以后上厕所可别忘了时间!」欧阳风慢慢地打开了门闸,箫美丽仍然厌恶地看着他,然后将手中的500块捏在手里,揉了几下,揉成了一个大团,「啪」地扔在了欧阳风的脸上,「给你,下贱!」箫美丽快速地通过门闸,「下流!无耻!」她骂完后迅速地关上车窗,扬长而去。「操!这个婊子!」「狗娘养的!」大b和歪屌冲出门岗,着。而欧阳风站在后面,头微微一抬,眼睛眯成条缝,「大b,歪屌,明天我们去敲笔更大的!」。

  第二天的下午,欧阳风一行三人便将从某周末兴趣班正准备放学回家的「美丽姐」的宝贝儿子,绑到了郊外的一个废弃工厂里,这个工厂以前便是欧阳风三十岁,也正是他风华正茂时开的厂子,可惜欧阳风赌博成瘾,最后家破厂破,放高利贷那几个人穷追恶逼,带头的被他十几刀捅成了个人造蜂窝,进了监狱。人说男人四十开始一枝花,可欧阳风的三十岁到四十岁却是在牢子里跟大b和歪屌一起度过的。坐了十几年牢,弟兄仨倒是好运,一起被提前释放,他妈的四十好几的人了,监狱里出来,却只能做停车场门卫,每月600的工资喝西北风也他妈的不够。想要东山再起?!哼!门都没有!不过这一次,欧阳风非得在「美丽姐」身上,狠狠地弄上一笔!

  「快点打给你妈!小逼崽子!」大b作势就要再给高明一个巴掌。高明下意识地抬手遮住自己的脸蛋,「打了打了,已经在打了,啊,通了通了!喂,喂,啊,妈妈!妈妈!我是明儿,我在……」高明还没来得及说完,手机便被欧阳风抢了过去,「喂,是萧小姐吗?哼哼,我是谁?这你别管,想要你儿子活命的话,就带上500万现金到郊外的xxx来,这里有个废弃的工厂,很好认。另外,你可别指望警察,我可丑话先说在前面,你只可以一个人来,如果你喊了警察,我不活了也要拿你的儿子陪葬!你最好放聪明点,话不多说,不管你在哪里,我只给你3个小时,带着钱赶到这里!记住了,这一次可别上了厕所就忘了时间!」电话那头的萧美丽突然眼前浮现出昨天晚上那双即邪恶又带着调戏地眼睛。是他!那个门卫!3小时,3小时!天那!500万现金叫我怎么去弄!箫美丽手忙脚乱了一阵,边哭边打开了家中的保险箱,全部的现金加起来也不过才十几万现金,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个小型旅行箱,将一打一打的钞票装了进去,随后看了看自己脖子上价值200多万的钻石项链,和手上的也同样价值不菲的蓝宝石戒指,统统装进了旅行箱随即出了家门。奔驰车上,箫美丽几次想拨打110报警,可是眼前时不时地出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他们杀掉的场景,「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想敲诈些钱罢了,只要把钱给了他们,他们肯定会放了明儿的。」她安慰着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开着车子,只希望尽早能见到自己的明儿。可她知道,以s市现在的交通情况,就算一刻不停,也最少需要2个小时才能赶到。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萧美丽来。」欧阳风从高明手中拿回手机,把手机递给了大b道:「大b,去把这手机放火里烧掉,免得出事。」大b点点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手机办不了大事儿。大b一边往外走一边喃喃地说着,这手机可是花了好几百工钱的,虽说可惜,但想想500万,这他妈的算个球啊!「歪屌,弄点水把这小子清理清理干净,满嘴都是血迹。」欧阳风又向歪屌吩咐道。「ok,没问题。」歪屌比了个手势转身找水去了。不一会,歪屌弄来了一桶水,还有一块不知道哪里来的破毛巾,开始给高明擦了起来。「把他衣服全脱了,都清理清理。」欧阳风看高明一身尘土,黑不溜秋。刚才他又是跪在地上,又是被大b和歪屌按在地上揍,弄得脏不拉几的。歪屌刷刷刷刷,把高明剥了个干净,一个1 4 岁少 年的裸体,展现在了2个大老爷们儿的面前。「喝,这小逼崽子还真白!」歪屌边擦边赞叹,「妈了个巴子,养尊处优的崽子,嘿,小鸡巴上还有两根鸡巴毛!」高明从小到大,哪里听过这么不堪入耳的话语,什么鸡巴,小逼,操你妈呀什么的,顶多在黄色网站上看情色小说里才有这些粗俗的话语,想着想着,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看过的那些小说,还有色情图片,一幕幕画面也不由地幻想在脑中浮现。「哟!老大你看,这小逼崽子的小鸡巴硬了!还包皮呢,哈哈!这他妈的是个骚种啊!」歪屌兴趣盎然地看着高明勃起的包皮鸡巴,大声地叫着。「谁的小鸡巴硬了?」大b从门外走了进来,「哎呦!你们在这性虐小处男啊!哈哈!还真他妈妈的硬了嘿!老大,老大,你看!你看!」欧阳风露出了淫荡地笑容,这小孩在这种情况还能勃起,还着实有点有趣。

  「这小子这么硬着多难受啊,不如让他自个儿打出来!」欧阳风看着高明,「歪屌,让他自己手淫给我们看。」歪屌放下手里的毛巾,还特意用手弹了高明的鸡巴两下,「还挺硬喝!又细又白的!」高明听到欧阳风要自己手淫,吓的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虽说上初一开始跟班里的同学学会了手淫。平时每个礼拜自己搞那么两到三次,可那也只是属于他一个人时的小秘密而已。如今却要在三个大男人面前,而且还是三个绑架了自己的男人面前手淫。吓虽吓,下面的鸡巴仍然坚强地挺着,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好像还兴奋了起来。「快弄!」歪屌大声嚷了一句,「给老子弄!」说完好像准备给高明来几个巴掌,高明害怕地闭上眼睛,右手握住了自己的阴茎开始缓慢地搓揉了起来,啊,好舒服,高明开始加速了起来。好兴奋,好刺激。从来没有在人前手淫过的高明竟然感觉异常兴奋。就在高明舒服的皱起眉头的时候,歪屌在旁边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边撸着自己的歪鸡巴,一边来到了高明的背后。把高明从背后一推,高明双手撑地,跪在了地上。高明突然感觉自己翘起的屁股被两只粗糙的大手用力地掰开,接着自己的屁眼被一个硬物开始不停地顶着,好痛,好痛啊!「不准停!继续手淫!操你妈的!」咚地一声,大b差点把高明再次踹趴。高明踉跄了一下,赶紧继续手握阴茎,搓揉了起来。屁眼那里传来了一阵一阵的疼痛感,好像要被撕裂了。高明痛苦地张开嘴,但是他没叫,他怕再被打,只能继续手淫,屁眼剧烈的疼痛下,自己该死的阴茎一点都没有萎缩的征兆,反倒是越来越硬,龟头也从包皮内整个露了出来,红得发紫,越摸越舒服了起来。「呸呸」歪屌在手上吐了几口口水,「还真他妈的紧!」说完往自己的歪鸡巴上抹了那么几下,继续捣了起来。没几下,高明便感觉一直顶着屁眼的硬物,也就是歪屌的鸡巴冲破了自己屁眼的束缚,一下子插进了深处。「啊!」高明吃痛,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可是手上却没有停下。阴茎和龟头上传来的酥麻快感和屁眼传来的一阵阵撕裂的炙热痛感,相互交替着。一个小小的十几岁少 年哪里经历过这般阵势,「扑哧扑哧扑哧」一股股浑浊的白色液体从高明那已经红得发紫的龟头中喷涌而出。高明停下了右手,继续跪趴在地上,任歪屌不停地骑在他身上继续地「耕耘」着。高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屁眼开始随着歪屌的抽插,自然而然地缩放了起来,每当歪屌的阴茎拔出的时候,一种即将排便的快感直涌高明全身,而插入时,那种难以言喻的鼓胀感是那么的美妙却又带着点疼痛和酥麻。不知不觉,高明的阴茎再一次挺立了起来。大b走上了前去,也掏出自己的那玩意儿,撸了那么几下对着高明说道:「把嘴张开!」高明诧异地看着大b,看着他那脏兮兮地阴茎,犹豫着并没有张开嘴巴。啪地一声,大b一个巴掌打了过去,然后用手掐着高明的脸颊,高明的嘴巴不得不张开,还且还撅了起来。「给老子舔!快点!」大b将阴茎塞进高明的嘴里,「快舔!」大b又伸出了手掌,「要不我打的你妈来时都认不得你!」高明听到这话,立马伸出舌头在大b的龟头上胡乱舔了起来,从来都没有口交过的小 男 孩哪知道怎么去舔。「舔龟头下面!」「诶!别他妈用牙齿!」「操!头要动!来回给老子动!吸会吗!?你小时候没吃过你妈的奶子啊!」大b一边「教唆」着高明一边时不时地掏出阴茎调整位置,然后再给他几个巴掌。

  「哭你妈了个逼哭!」大b使劲往高明的喉咙深深插了几下,好像射在了里面。「把老子的儿孙们吞下去!吐出来一丁点我就把你嘴巴打成香肠!操你妈的!」高明嘴里满是一股又臭又腥的味道,舌头上,牙齿中,都是大b的精液,「咕嘟」一声,高明紧闭双眼强行吞咽下了大b的精液。就在这时,身后的歪屌大力地顶了几下高明的屁股,「啊!」歪屌大呼一声,貌似也交了枪。歪屌拔出满是精液和些许血迹的阴茎来到了高明的面前,「给我弄干净。」他淡淡地看着高明。高明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巴,他能不舔吗?他脑中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能。「你们再玩一会,就把这小子再弄弄干净,哦对了,你们省着点力气,一会儿,咱们还要玩他那美丽的妈妈呢,哈哈哈哈哈哈……」欧阳风大笑不止,大b和歪屌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可怜的高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他们,他们要对妈妈干什么!?

  2个小时之后,箫美丽站在了废弃工厂的门口,她敲了敲破旧的铁门,“ 我来了,明儿,我来了!”“ 你妈来了,哼哼。” 欧阳风看着高明,一个淫笑之后便去打开了铁门。箫美丽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她第一眼便发现自己的宝贝儿子光着个身子哆嗦地站在昨晚另外两个门卫的中间,身上明显有被殴打过了的痕迹,她把旅行箱随地一丢,冲到了高明的面前,然后恶狠狠地朝大b和歪屌吼道:“ 你们这群禽兽!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她想去抱高明,可是大b迎上前去档住了萧美丽。“钱就在那旅行箱里,快放了我儿子!” 箫美丽手指了指刚才丢下旅行箱的位置,然后对欧阳风喊道。欧阳风先是检查了一下门外确实没有其他人跟来,然后关上铁门,不紧不慢地打开旅行箱开始检查了起来,“ 恩?跟你说了500万现金?这他妈的是些什么玩意?” 欧阳风手里拿着一枚蓝宝石戒指,另一只手拿出一串钻石项链问道。“那项链和戒指起码值四百多万,我实在没有那么多现金,你们,你们就放了我儿子吧!” 箫美丽开始恳求起来。“四百多万?谁知道他妈的是不是假货?” 欧阳风根本就不相信箫美丽所说的。“ 我只要现金!”“ 我真的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多……你们能不能先放了我儿子,我……我……我再给你们想办法好吗?我一定给你们的!一定给你们!你们先放了明儿吧!求求你们!” 箫美丽突然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恳求着欧阳风。“妈妈……妈妈……你……你快跑……” 高明有气无力地望着跪在地上泪流不止的母亲,他被大b和歪屌折磨了将近2个小时之后,整个人已经有点虚脱了。“明儿!妈妈不会走的!妈妈救你出去!” 箫美丽转身看着自己裸体的儿子,全身都是伤痕,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眼泪开始疯狂地洒了下来。“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儿子吧。放了我儿子。”“ 你没有完成我的要求,我为什么要放了你的儿子呢?” 欧阳风嘲笑地看着箫美丽说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只要放了明儿,你们要我干什么都行!这样好不好,我把我名下的一家公司给你们!不,我给你们三家!一人一家!好不好!好不好!” 箫美丽不停地恳求着欧阳风。欧阳风摇摇头,“ 别说些不切实际的,你现在能给我们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还在箫美丽身上上下扫了几眼。箫美丽浑身一颤,她知道这些绑匪说这话是想干些什么事情。脸一红,道:“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们!”“ 啪” 大b冲到箫美丽面前就是一巴掌打了上去,“ 这里还轮不到你跟我们讨价还价!”“ 让爷儿几个爽上一爽,说不定高兴就放了你们娘俩!” 欧阳风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是让我们动手,还是你自己来?”箫美丽看着欧阳风的阴茎,低头想了片刻,她转过头对着高明说:“ 明儿,妈妈会救你出去的,你把眼睛闭上,别看,乖。” 箫美丽拿起了欧阳风的阴茎,张开了嘴巴。

  “妈妈……” 高明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开始吞吐欧阳风的阴茎,只见欧阳风的阴茎在妈妈的嘴里进进出出,还带着亮晶晶地唾液,高明的阴茎竟然开始有了反应。大b和歪屌拿出一把椅子和一捆麻绳,把高明绑在了椅子上面,“ 这小子是不是鸡巴又硬了?” 大b看着高明刚刚勃起的阴茎,惊奇的说道。高明不敢说话,心里拼命地想着,下去,下去,快软下去!可是偏偏却越来越硬。大b和歪屌绑好高明,也不管他,两人来到了箫美丽的旁边,也各自掏出了自己的鸡巴。箫美丽开始不停地舔舐三个人的阴茎,眼角满是泪水,不停地流淌着。“自己把衣服脱掉。” 欧阳风命令道。箫美丽无奈地站了起身,开始一件一件脱下自己的衣服,当身上只剩下内衣裤时,“ 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让明儿看到,我……我……” 箫美丽发现自己的儿子被绑在一旁,眼睛也一直盯着自己。“脱。” 欧阳风继续冷冷地说道。“可是……啊!!!” 箫美丽还没说完,大b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两只雪白的乳房弹了出来。歪屌也上前把她的内裤一下扯到了膝盖,歪屌继续用力一扯,内裤从箫美丽的膝盖上被强行扯破,歪屌拿着扯破了的内裤走到高明的面前,把内裤往高明脸上一按,“ 怎么样?这上面有你妈妈骚逼的味道!快闻闻!” 高明不敢反抗,他知道,如果他不闻,肯定又要挨揍。他顺从地伸了伸鼻子,大力地开始闻了起来。一股尿骚味扑鼻而至,好骚。高明眉头一皱,但是骚味中还带着一股酸酸地味道。那就是妈妈阴部的味道吗?高明的阴茎翘的更加地高了。

  箫美丽看着自己的儿子闻着自己的内裤,整个脸颊红到了极点,可她又无法阻止这一切,更让她惊讶地是,他儿子的阴茎竟然直挺挺地立在那里。细细的,白白的,而且龟头还被包着。天啊,她竟然看着自己儿子的阴茎,心中突然兴起一阵兴奋。箫美丽摇摇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大b的双手已经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吸允了起来。歪屌把内裤往高明阴茎上一丢,也来到箫美丽身旁,抓向了她另一只乳房。欧阳风开始抚摸箫美丽地下体。“ 躺在地上。” 欧阳风又命令道。箫美丽想了想自己的儿子,快些结束这一切吧,快些结束这一切。她顺从地躺在了地上。“ 把腿张开。” 欧阳风一边说一边掰开了箫美丽的双腿。箫美丽羞人的私处终于完全展露了出来,两片肥嫩的阴唇中间是一道诱人的裂缝。欧阳风动手拨开箫美丽的阴唇,露出了阴蒂,开始用舌头舔了起来。“啊……” 箫美丽的左右乳头分别被大b和歪屌吸着,乳房也被不停地玩弄。而下体更是被欧阳风舔着,她又惊又怕,可是却斗不过自己的身体,她知道现在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在一旁看着自己,强烈的屈辱感和害羞感交杂在一起,身体又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阵地快感。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了,也就任欧阳风他们随意玩弄着自己。高明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三个男人不停地玩弄,啊,妈妈的乳房,好漂亮。妈妈,妈妈,妈妈的下体,好想看!可是高明的角度只能看到欧阳风的侧脸,在妈妈的两腿之间。他们在吃妈妈的奶子!在吃妈妈的下体!我……我也想吃妈妈的奶子,想吃妈妈的下体!高明难受地看着这一切,下身的阴茎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欧阳风停止了舔舐,他将自己的鸡巴在箫美丽的阴部上蹭了几下,扑哧一声,便插进了进去,“ 好紧!” 欧阳风兴奋地开始抽插了起来。自从自己三十 岁那年的那个负心人高天启离开了自己之后,箫美丽已经5年多没有尝过性交的滋味了。这久违的感觉,只让箫美丽直上云霄。天啊,我竟然要高潮了。我,我真是下贱,在自己儿子的面前,被三个绑匪强x,竟然还要高潮了。箫美丽紧咬下唇,不敢相信自己即将到来的性高潮。欧阳风不停地抽插着箫美丽的阴道,十几年了,他可比箫美丽更久没有尝到过性爱的滋味。他用力地抖动了几下,一股浓浓地精液射在了箫美丽的阴道内。箫美丽眼看就要迎接高潮,欧阳风的射精让她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低谷。

  “啊。” 欧阳风将阴茎抽离箫美丽的阴道,箫美丽不舍地娇叫了一声。“大b,你上。” 欧阳风让了开来。“好勒!” 大b迫不及待地趴在箫美丽的身上,将自己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了箫美丽的阴道。“啊!” 大b的塞入让箫美丽一阵舒畅。箫美丽闭上了眼睛,希望这一次能到高潮。大b疯狂地抽插着箫美丽,还不时地跟歪屌抢抓着她的乳房。箫美丽的乳房被他俩揉捏成各种形状,乳房上面尽是道道红红的印子,好痛啊,可是,下体好舒服。箫美丽紧闭双眼,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各种感觉。她慢慢开始扭动起自己的身子。“这骚娘们来感觉了哈!” 大b越干越起劲。“你快点,快点让我来!” 歪屌显得有点迫不及待。欧阳风走到高明面前,将自己的阴茎塞入高明的嘴里。高明顺从地开始清洁了起来。“ 想不想干你妈妈。” 欧阳风说道。高明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欧阳风,嘴里的活也停了下来。干自己的妈妈……干自己的妈妈……“ 啊啊啊~”大b也射了精。歪屌急忙推开大b,将自己的阴茎塞了进去。箫美丽已经被大b干得来了2次高潮了,正大口地喘着粗气。歪屌也开始不停地捣鼓了起来,这歪屌的歪鸡巴正好顶在箫美丽阴道内的g点位置,天啊!箫美丽差点叫出声来。好舒服,好刺激!箫美丽轻声地呻吟着。她已经放开了在享受这些人的强操,她什么都不管了。

  欧阳风解开了被绑的高明,拉着他走到了箫美丽的旁边。欧阳风拉着高明的阴茎塞向了箫美丽的微张的嘴巴。而此时的箫美丽却紧闭着双眼,享受着歪屌刺激,凶猛的抽插。

  好舒服,好舒服啊,歪屌的歪鸡巴不停地捣鼓着萧美丽的阴道和g点,箫美丽舒服地开始轻声地淫叫了起来,好舒服,好舒服。“啊,啊。” 她微张樱唇,满脸粉光。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听地歪屌更加兴奋地抽插了起来。“操死你个婊子,操死你个婊子。” 歪屌越插越爽,越插越过瘾,当然也越来越大力。“啪啪” 的男女生殖器碰撞地声音此起彼伏。箫美丽紧闭着双眼,眉头皱地不能再皱,好像又要迎接新的一波高潮了。她开始喘着粗气,些许唾液顺着她张开的小嘴流了下来。突然一根异物插入了嘴中,啊,有一点腥臭的味道,那一定是一根阴茎,即将接近高潮的箫美丽哪里管是谁的阴茎,立马顺从着阴茎的伸入舔舐了起来。阴茎,啊,被阴茎插,还要吃阴茎。箫美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那么喜欢男人的鸡巴,而且自己竟然这么的淫荡。她吃着吃着,就在她即将高潮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口中的阴茎好像和刚才吃过的几根不大一样,好像细上了些许,龟头上也还包着包皮。天啊!箫美丽脑中刹那间闪过刚才看见的明儿下体,那仍然包着皮的小阴茎!她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只见满脸通红,浑身正在轻轻颤抖地高明,也正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而高明身后的欧阳风还在不停地帮高明推着他的屁股。她在口交自己儿子的鸡巴!自己含辛茹苦养了十四年!亲身儿子的鸡巴!!!“啊!!” 箫美丽凄惨地大叫了一声,眼泪不由分说地如潮水般涌出。“ 啊……” 可就在箫美丽还没来得及叫出第二声,下体突然迎来了第三次性高潮!夹杂在精神的痛苦和肉体的高潮之间,箫美丽突然全身一阵乏力,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啪!” 歪屌给了萧美丽一个巴掌,“ 老大,她昏过去了!” 看着挨了巴掌仍然没有反应的箫美丽,歪屌对着欧阳风说道。“呸,没用的婊子。” 欧阳风吐了口唾沫哼道。“我还想操她呢,妈的,我可不想像操尸体一样操她。” 大b皱了皱眉头,看着自己吃不饱的鸡巴,唉声叹气了起来。“怕什么,妈妈昏了,不还有她儿子吗?” 欧阳风拍了拍高明的屁股淫笑道。高明刚刚还沉浸在自己母亲为自己口交的兴奋当中,特别是看见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不停地抽动,妈妈的舌头在上面舔来舔去,差点就要射了出来。突然屁股被欧阳风一打,他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母亲已经昏厥了过去。“妈妈!妈妈!” 高明下意识地叫着母亲,“ 妈……” “ 妈你妈了个逼呀!” 大b上来就是一拳打在高明的后脑,高明刷地一下倒在了自己母亲的身上,嘴巴正好对着箫美丽的下体。一股精液的腥臭味和女人下体特有的淫水味道扑鼻而至,高明直勾勾地盯着妈妈仍然流淌着精液的阴部,大阴唇已经向两旁自然地分开,阴蒂也赤裸裸地露在空气中,阴道大大地张开着,又粉又红。“舔你妈的阴道!” 欧阳风手一伸,把高明的头直接按在箫美丽的阴部,高明的整个鼻子和嘴都撞在箫美丽的三角地上。“ 把精液和你妈的淫水舔干净!吃掉!” 欧阳风继续命令着。高明不敢反抗,立马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了箫美丽的阴部,精液舔干净了又开始舔阴蒂部分和阴道。好软,妈妈的阴部好软啊,这就是阴蒂吗?这就是书上说的敏感的小豆豆吗?妈妈的阴蒂好可爱。高明不停地舔舐着,他将舌头伸进箫美丽的阴道,竟然开始允吸了起来。“这小子好像乐在其中啊!” 大b看着兴奋,走到高明身后扒开了高明的屁股蛋。“ 干完老妈干儿子!过瘾!” 大b很快开始干起了高明的屁眼,大力地抽插着。歪屌看着看着,也走了过去,“ 大b,停一下。” “ 怎么?我干完才轮到你,你不是刚射吗?又他妈的硬了?!” 大b看了看歪屌的鸡巴,“ 没有嘛,你再等会。老子正爽着呢。” “ 叫你停就停一下,停停停!” 大b和欧阳风都不解地看着歪屌,但大b还是将阴茎拔了出来。“小逼崽子,把鸡巴放你妈嘴里!” 歪屌奸笑着道。什么!把鸡巴放进妈妈的嘴里?!?!“快点!” 歪屌走到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箫美丽身旁,蹲下身将她的脸颊用力一按,“ 插进去!要不然,哼哼……” 歪屌从旁边检起一根木棍。“ 这玩意儿就插进你的嘴里!” 高明吓得马上将自己摆好姿势,右手撑地,左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塞进了箫美丽的嘴里。“ 大b,你现在再插他屁眼。” 歪屌看了看一旁的大b道。

  “ 我这一插,这小逼崽子的鸡巴不也就跟着一插,插进他妈的喉咙里了?”大b一拍脑袋,“ 人才啊!歪屌!你他妈的21世纪就缺你这样的人才啊!” 大b兴奋地冲上前去,迫不及待地将阴茎插入了高明的屁眼,一下,两下,三下。那叫一个爽哉!歪屌在一旁得意的淫笑着。大b的鸡巴每撞击一次高明的屁股,高明的阴茎便插在箫美丽的舌头或者是口腔壁上,高明在调整着位置,他尽妈的喉咙。他还是很爱自己的母亲,他不想伤害到箫美丽。而同时,他又在尽量避免着阴茎撞到箫美丽的牙齿,那可是很痛的。欧阳风看着高明一边舔着他母亲的阴道,下体一边在他母亲的嘴里抽插,十分淫荡地笑了几声。他走过去,跪在了地上,将箫美丽的双脚抬至自己的肩膀。高明疑惑着看着他,他不知道欧阳风又要干些什么事情,不过他这样一弄,自己更容易舔到妈妈的阴部了,连屁眼也看的一清二楚。欧阳风掏出自己的鸡巴在箫美丽的阴部上抹了几下,然后对准箫美丽的屁眼开始顶了起来。他,他,他要插妈妈的屁眼!高明突然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兴奋,怎么自己好像看到妈妈被人强操,越来越觉得刺激越来越觉得高兴,他摇了摇头,自己简直太变态了。怎么可以这么想自己的妈妈呢,不可以这样,不可以!“扑哧” 一声,欧阳风的鸡巴插进了箫美丽的肛门,箫美丽身体下意识地一颤,却没有苏醒过来,“ 爽!好爽!” 欧阳风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大力地抽插着箫美丽的肛门,丝丝血迹从箫美丽的屁眼中顺着欧阳风的鸡巴流了下来。“ 继续舔你妈的逼!” 欧阳风打了高明的脑袋一下,“ 给我舔!” 高明伸出舌头,继续开始“ 工作” 了起来。妈妈,你在被坏人干着屁眼呀,而你的亲身儿子我,明儿,正在舔你的下体,舔你下体的每一个部位,阴蒂,阴唇,还有阴道。另外,你儿子的屁眼也在被人干着,操着。我们母子二人正在被人尽情地玩弄!高明越想越兴奋,自己插在箫美丽嘴里的阴茎也是越插越舒服,随着大b每次的深入动作,他也越来越享受了起来。我要射了,要射了,我要射在妈妈的嘴里了,哦不,我要射在妈妈的喉咙里,妈妈会吞掉我所有的精液,对,会吞掉所有的,所有的精液。欧阳风操着箫美丽的屁眼,而大b操着高明的屁眼,高明,却在一边操着自己亲身母亲的小嘴一边不停舔舐着她的骚穴。这等风景,歪屌看着顿感热血沸腾,歪歪地大鸡巴瞬间又膨胀了起来。“操他了个妈的,忍不住了!” 欧阳风突然从箫美丽的屁眼里拔出阴茎,对着正在舔舐着箫美丽阴道的高明“ 啊!!” 地大吼一声,高明的脸上和箫美丽的阴部被欧阳风射的到处都是。高明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停止了“ 工作” ,满脸的精液,连鼻孔里和眼睛里都被射进去了些许,好难过,好腥臭的味道。“ 舔掉。”欧阳风看都不看高明一眼,把鸡巴往前一伸,冷冷地说道。高明无奈地张开嘴,将欧阳风的龟头包了起来,舌头在上面卷了又卷,吸了又吸,将残留在欧阳风鸡巴上的精液和自己母亲肛门里的血丝舔吃了个干净。欧阳风深深吸了口气,将鸡巴拔出高明的嘴巴,站了起来。“ 真他妈的过瘾!真他妈的过瘾!” “ 该我了!该我了!” 歪屌见欧阳风完事,立马提着自己的歪鸡巴冲了过去,随意在箫美丽的阴道抹了两下,迫不及待地再次插进了箫美丽还没有收缩回去的肛门中……

【完】